默然静土

部分时间消极情绪爆棚,处于认知表述能力重塑期。
我脚下一丈是黑暗深渊,而有人正在拉我重回人间。

你是不够瘦的你是不爱化妆的你是不爱逛街买衣服的你是爱吃零食的你是没谈恋爱的你是不交新朋友的你是没过六级的你是没考完acca的你是绩点不高的你是没加社团的你是没有实习的你是没准备出国的你是没准备找工作的你是没还背完考研单词的你是不敢有社交的你是不敢见熟人的你是社交工具不回评的你是不好好吃饭的你是不好好睡觉的你是不如别人的你是不努力的你为什么不去死一死呢。

哪怕是这样,你还在每天花钱。不亏心吗。

我真的,只想掐死这个人,换个灵魂。

一事无成,碌碌无为。

你做不了任何事,连正常人的事和生活都做不到。

这真tm悲哀。

要再转一遍,让自己记住。

死寂之地:

要像热爱恋人一样的爱自己。


要对自己好一点。


给她饭吃,给她书看,让她运动。


宠她,爱她,赞美她。


不抛弃她。

安利个白噪类APP

转给tag

九命月灵猫:

昨晚微博说了,这里也说一下。


这个APP我用了挺久的了,给睡眠有困难的小伙伴安利这个白噪app,叫TaoMix。


可以设置各种自然声音,风雨水火鸟,还有生活和人群之类的,找到合适的声音还挺容易获得安全感的。


有定时关闭功能,可以设置多个不同的声音球,并且摆放在空间不同位置,而且声音球除了本身能设置音量大小外,还能根据设置的空间位置调整声音大小。


小白球代表你的位置,长摁不动可以弹出去,在每个球之间游动,离哪个球近哪个球的声音就大。


声音球除了白球,都能调颜色大小。


我最喜欢木头燃烧的声音-w-




希望你每天都能睡个好觉,晚安。










又是一年秋。
又复发了,
又或许根本没好过。
距离考研还有93天。
真的是哭也哭过,痛也痛过。
只能接受了。

希望我能顺利和它同行过这一阵。

祝好,祝你,祝我。

第一次
三年前别人送的生日礼物
小碎片更好用
但也没出血很多
钝器磨
不疼
应该不会留下痕迹
窗帘里是安全的

转载一个汇总:关于睡眠

蟹黄拌饭:

作为一个作息十分糟糕的人,我和生物钟搏斗已经很多年了。


试过长跑助眠、达芬奇睡眠法、服用褪黑素、更改生物钟时间段、爱尔兰人睡眠法——爱尔兰威士忌、白噪音、戒电子产品,甚至发毒誓……


但都没什么用。


跑十公里回来都照样精神抖擞,八成也是没救了。


一个原因是我有喝茶的习惯,同时不论怎么熬夜也不会有黑眼圈或者任何不适。另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是不愿早睡和多睡。


这个问题也不是我个人独有的,这就是个时代的病症。



克拉里认为,21世纪资本主义不断扩张的无休止状态,模糊了愈演愈烈的消费主义及新兴的监控策略之间的区分。市场每时每刻都在操控着我们的生活,它迫使我们陷入无尽的奔忙,注意力涣散,感知力受损,它侵蚀着共同体的形式和政治的表达,并破坏着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睡眠是人们从纷繁世界中抽身而退且暂作休整的必要行为,这种人类行为的固有特质使之与24/7式的资本主义格格不入,它实则指向人们对毁灭性的增长和积累方式的种种拒斥,这种拒斥是强大的,也是集体性的。


——24/7



身边有很多朋友也在进行有意无意的睡眠剥夺,摄取咖啡因已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凌晨3点以后能轻松找到在线的人。


不论是多晚,拉开窗户都能看到公路上遥远的车流。看着看着也有一种全世界都醒着的错觉。


所以,即使凌晨四点半的哈佛图书馆、成功人士只需睡4h……这些传说已经被辟谣。但无形中,人们潜意识愿意相信这是真实的。


人生的每个小时都是高效而有用的,人做得每件事都要有意义、有价值。


今天和群里的朋友们说起这个话题,用“没办法,只能选择猝死了”作为结束。现在想来可能教了大家不好的东西,正想着呢,呜啦啦 就私信说做了这个。


还贴心地做了文字版,我希望每一个受“晚睡拖延”和作息混乱的朋友都看一看。


或许能改变一些生活方式。




很久以前看过一部伪装成小鸡电影的致郁电影,讲女主毫无理由回到家乡小镇企图证明什么,结果接连受挫。最后只带着屈辱回到城市的故事。


看完去翻影评,有这么一句话:电影是说生活中有些苦难就是毫无价值的。


一样的道理。


当我们接受了:生活中有些光阴的确无法有(符合消费世界观的)价值;不是做的每一件事都需要有意义;不是每一块碎片时间都得充分利用;不是每一分钟都需要产出或者证明什么;读的书看的每一部电影不是为了给让豆瓣多一个标记……


那么,当你度过“碌碌无为”的一天,躺在床上就不会心怀愧疚了吧。




再次感谢整理。




呜啦啦:


 



    


找了几个有关睡眠方面的科普和研究成果。(有些视频时间比较早,看过了的话忽略就好。)


考虑到可能没有时间看完所有视频,所以我整理了文字版,想要强调的地方也加粗了,视频中提到的一些实验的video也标出了具体到秒的时间,方便快速浏览。






地址直传:




罗素·福斯特: 我们为什么要睡觉?


如何成功?请多睡一会


我们的自然睡眠周期 


关于睡眠你应该知道的十件事


一定要睡个好觉——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罗素·福斯特: 我们为什么要睡觉?】




视频在2013年10月8日发表于Ted官方微博,地址直传:罗素·福斯特: 我们为什么要睡觉?




内容摘录:


我们对待睡眠几乎像对待一种疾病,我们把它当成敌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想睡觉呢?


因为,在你睡觉时,看起来,你不做任何事情 。




当我们特困的时候,我们该做点什么呢?


嗯,当然,你会求助于酒精。


酒精,短期内用一两次,可以让你轻度镇静,这非常有用,它实际上可以帮助睡眠的过渡。但你必须意识到,酒精只会麻醉你,但它不能提供真正的睡眠,那只是一个生物模仿性的睡眠。它实际上会危害神经活动过程,这包含记忆的强化和回忆。所以它是一个短期急性措施,但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不要上瘾,不要每晚都得依靠酒精睡眠。




幻想作家,吉姆·布契曾说:


-“睡眠是上帝,去崇拜他吧!”


-“Sleep is God. Go worship. ”


我会建议你们也这样做。






【如何成功?请多睡一会】




视频在2015年1月25日发表于Ted官方微博,地址直传:如何成功?请多睡一会




内容摘录:两年半以前,我因过度劳累而晕倒,头撞在了桌子上,下颌骨也骨折了,我的右眼缝了5针。而后我便开始重新探索睡眠的价值。在这个过程中,我深入研究,与医学博士,科学家们会面,那么我今天想告诉大家,想要变的更加高效,更有激情,生活更加有趣,请保持睡眠充足。






【我们的自然睡眠周期】




视频在2015年7月21日发表于Ted官方微博,地址直传:我们的自然睡眠周期




这个其实没讲什么内容,大部分都是大家已经了解的东西。贴出来是因为发现里面提到的一个睡眠周期和最近的作息很像——


事实表明,当生活在完全没有任何人工光源的环境中时,人们会每晚睡两次:人们在晚上8点左右睡觉,直到午夜,接着再次入睡,大约从凌晨2点直到日出。




【关于睡眠你应该知道的十件事】




这个主要介绍能有效促进睡眠的一些方法,豆瓣有个总结,挺全面,没有时间看视频可以看这个。


地址直传:关于睡眠你应该知道的十件事


每个方法五分钟左右,我在文章内列出了时间表,可以根据需要来跳着看。






【一定要睡个好觉——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视频在2015年6月19日发表于Ted官方微博,地址直传:一定要睡个好觉——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这个主要介绍大脑是怎么自我清洁,以及不清理的后果。


另外,视频中提到,大脑中没有淋巴系统。而现在已经证明,大脑中是有淋巴管的。所以这个可以跳过不看,虽然我觉得里面的一些结论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借鉴意义。


科普地址直传:一定要睡个好觉——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最后,我真的希望,要重视睡眠。


自我要求高并不是坏事,但是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勉强自己。


可以一周,或者半个月,或者一个月,至少给自己一天的时间,想怎么睡怎么睡。




好梦。




补充两个链接:


经常晚十二点后睡觉到底对身体有多大危害?


「达芬奇睡法」效果如何?






【搞笑】多写了三五篇(毁语文课本系列之一)

听说橙花花会飞呀:

开始用sy的时候,因为不知道需要新人报备,所以面对每次评论失败,我一直以为可能是注册时间过短


然后就因着这个蛮有些乌龙的原因,我白嫖了差不多半年


后来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喜欢的太太,在一篇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文后说,一个评论、一个收藏对写手的意义


sy不比lof,彼此间的交流很少,尤其在“只看楼主”的情况下。也许太太只是小小的抱怨一句,而我则是取消了只看楼主,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爬过了她和读者所有的交流


说不上来当时的感觉,以至于到现在为止,在首页只要看到她那个文,我一定会点进去回复


【所以后来我在微博上勾搭太太的时候,我一报出来ID太太立刻就给了回关啊人生真美好


我常常说,等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会给每一个喜欢的文写长评


如果有一天我不写文了,我就专职去写评


我喜欢的cp,圈子我永远希望有热度


热度是需要人的


所以表白这种事情,是要趁早的


不要等到太太不写了才知道有粮的美好


也不要等到相亲的时候才能想起自由恋爱的美好【




一个喜欢不费多大力气,一个评论顶多几分钟


每一个太太呀,在lof上都是活生生的人


给世界一点热情一点爱


给每一个饥饿的人一点粮【




来自饿到快爬墙的客户端


林朵:



声明:


(1)此文根据叶圣陶老先生的《多收了三五斗》为基础改编;


(2)谨以此文向坚持奋斗在冷CP圈的写手们致敬。


(3)通篇超级恶搞瞎扯淡,慎入。


---------------------------------------------------------------------


同人网站的登陆接口上,横七竖八地挤着写手们的个人主页,主页列表里排的是新文,把页面内容排的很满。稀稀落落的好友列表和最近访客零散的围在页面边角,一漾一漾地,填没了这主页留白的空隙。个人主页外是迷妹们挤的满满当当的公共论坛,热门电影区就在电影分区的里侧。三次元中,朝晨的太阳光从电脑屏幕背面的窗棂间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电脑桌旁写手们深深浅浅的黑眼圈上。


那些顶着熊猫眼的写手们大清早从被窝里钻出来,摸了床头的手机,气也不透一口,便打开随缘居的手机页面,占卜她们的命运。


“回复五次,赞三个。”在虚空里运行的程序代码有气没力地回答她们。


“什么!”熊猫眼写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二月里,不是一夜里就能回复十三个贴子么?”


“十五个回复也有过,不要说十三个。”


“哪里有跌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最近上映的热门电影多,各种CP的新文象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出力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起床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广电总局照应,上映的电影多,网管们也不来作梗,一个CP多写这么三五篇,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PO的好,我们收回去放在硬盘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虚空里的声音冷笑着,“你们不PO,人家迷妹们就饿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洋文,洋画,头几批还没吃完,外洋AO3上又有几批运来了。”


洋文,洋画,外洋AO3,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PO那已经送到随缘居里来的文,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PO呢?允诺给基友的梗是要兑现的,为了多安利,找小伙伴,抱团取暖,借下的债是要还的。


“我们放到LOFT去PO吧,”在LOFT,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虚空里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信号说道:“不要说LOFT,就是PO到贴吧里去也一样。迷妹们同行公议,这两天的价钱是回复五次,赞三个。”


“到LOFT去PO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到LOFT发要过好几道审查,知道他们吞了我们多少有色段子!就说随他们吞,哪里来的备稿?”


“看官,能不能多回复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多回复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看文回复是要耗神费力的,你们要知道,多回复一点,就是说要少看几篇文,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回复量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回复帖子是七个半,今年年初的价码又涨到十三个,不,你刚刚说的,十五个也有过;我们想,眼下总该比七个半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五个!”


“看官,就是去年的老价钱,七个半吧。”


“看官,写文人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多回复一点吧。”


虚空里的那道声音听得厌烦,把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响:“你们嫌回复少,不要PO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啰嗦做什么!现在有的是新CP和新文,不看你们的,有别人的好看。你们看,论坛入口上又有几个新写手候在那里了。”


几个黑眼圈的写手注册了新ID冒了个泡,熬夜熬的惨白的脸色下是表现着希望的脸。她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她们的鼠标手和腰椎肩盘突出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五个回复!”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躺在硬盘里的文可总得PO出;而且命里注定,只有卖给随缘居这一家论坛。坛子里有的是迷妹们的回复,而黑眼圈的空脑洞里正需要回复。


在故事情节雷和不雷的辩论之中,在人物塑造有没有OOC的争持之下,黑眼圈写手们把自己写出来的文送进了随缘居的热门电影专区,换到手的是或多或少的一楼回复。


“看官,给长一点的回复,长评,不行么?”长长的文换不到长长的评论,好像又被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要啥自行车!”虚空中的声音喊了起来,“一句话就可做一层楼用,谁好少你们一个回复。哪里都没有那么多长评,有短评就不错了。”


“那末,点个赞也行吧。”从点击率上辨认,知道还有许多ID是可以点赞的。


“吓!”虚空里的声音很严厉,“都没连载完点什么赞,你们这么得寸进尺,可是要想被点漏?”


没头没脑的就被点了漏,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那零零落落的回复,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因回复生出的鸡血填进空荡荡的脑洞里。


一批写手咕噜着关闭了论坛页面,另一批写手又打开网络链接登陆了进来。同样地,在论坛首页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入夜以来望着长长的WORD文档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长长文章送进随缘页面,换到了并非长长的简短回复。


QQ群里见得热闹起来了。


黑眼圈写手们今天打开电脑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课程作业的Deadline马上要到了,须得写上十页八页的报告。兼职的翻译也要弄几页。实验问好说话的师兄助教帮着弄,十几个课时才这么一个学分,太吃亏了;如果几个室友合着一个来做,就省心的多。陈列在淘宝首页里的花花绿绿的商品听说今天只要五折,姑娘们早已眼红了好久,今天打开电脑就嚷着要一同拍下,裙子几条,零食几包,配饰几样,都有了预算。有些妹子的预算里还有一支奢侈的唇膏,一罐昂贵的面霜,或者一个款型最潮的包包。难得今年天照应,一个CP多写了这么三五篇,就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工作,学业,谈恋爱,时间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对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馀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去抢一张SOLO会展的门票。这东西实在可贵,二次元的东西给穿越到了三次元,到处都是小伙伴;比起独自在电脑屏幕前暗搓搓的撸,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她们咕噜着关掉论坛页面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她们不知道。总之,那些写文而耗费的时间没有半分钟或者一分钟是自己的了。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时间与精力给人家,人家才会满意,这要等人家说了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关掉电脑未必就会好多少,QQ群里走一转,发发牢骚,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怨念实在是等着发泄。于是QQ群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写手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闪着没精打采的头像,在嘈杂的QQ群里冒着泡。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回复,咒骂那冷热不均的圈子,眼光只是向基友新安利的剧目直溜。然后被漫威家的新篇,腐国出的新剧,以及露着人鱼线的新男神,小鲜肉勾引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开。


“太太,这个剧好看呢,迷妹多,梗也好,写一篇去。”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接着是——安利,安利,安利。


“这个CP是出品方主推的官配,触触,写一篇去吧。”


“嘿,巨巨,这里有各色热圈,有个电影刚上映,还有续篇,能足足热个三五年,要不要选一对CP回去迷?”


群里已经爬了墙头的妹子们吆喝的特别卖力,不惜工本叫着“太太”,同时拉拉扯扯地吊住“太太”的胃口,他们知道惟有今天,“太太”的内心是摇摆不定的,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


在点算了自己还有多少大坑没填的踌躇之后,有些“太太”跟着爬了墙头的妹子一起翻墙去了。之前让亲友点的梗必须兑现,不能不写,只好写短一点。计划的长篇耗费时间太“咬手”,不写吧,还是用短篇集子凑个数。新开的坑呢,预备写中篇的就砍成短篇;预计的短篇就改成段子。只有几个坑有执著的迷妹蹲在坑底嗷嗷叫,实在放心不下,索性放上大纲了事。


时辰又渐渐入了夜,QQ群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蹲在同一个CP里写文,你来说几句,我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吐槽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一篇文才五个回复,真是碰见了鬼!”


“去年是热剧不多,迷妹少,亏本。今年算是好年时,迷妹多,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去年还能回复七个半呢。”


“又得把自己的心血PO出去了。唉,写文人收不到自己想要的长评!”


“为什么要PO出去呢,你这死鬼!我一定要留在硬盘里,割腿肉只给自己吃。我不PO文,不安利,宁可在一人圈里冻死!”


“自割腿肉也不好使啊。新电影上映了立马成冷圈,写了长篇大论去安利,贪图些什么,难道贪图明年彻底变冰窟圈!”


“文真个写不得了!”


“退了圈出本去吧。我看出本的倒是满写意的。”


“拿短篇出本去,把原来的长坑也弃了,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凑个集子去!”


“谁出来当主催?他们出本的有几个主催,写手画手,排版销售,都听主催的话。”


“我看,到晋江上去入V也不坏。我原来圈子里的小丫,不是么?在晋江什么版里入V,听说一个月能赚不老少呢!”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晋江上入V有字数限制,一天得更三五千,小丫都快累吐血了,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惨白的脸色又受着屏幕辐射,个个难看不过,好像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


“我们年年写文,守着一个个热圈变成冷圈,最后连安利都卖不出去,那我们当初那些文到底替谁写的?”一个妹子幽幽地提出疑问。


原本热热闹闹的群里突然就冷了场。


停了好久,才有另一个人接着说:“其实是替我们自己写的。我们吃辛吃苦,熬更守夜,写了出来,起源还不是因为自己脑洞收不住,实在想要看嘛!难道还真的因为没回复就不写了么?”


或许有人不同意,但也没有表露出来。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吐槽涂完了,怨念发泄光了,大家依旧各填各的坑去了。


第二天又有一批新写手注册了随缘居的新ID,坛子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论坛上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而那些写手们,她们有的继续在割自己的腿肉,想着能安利一个是一个;有的挺身而出,帮相熟的太太们顶贴,生怕对方因为没有回复弃了坑;有的沉溺在自己新开的脑洞里,挖了一个又一个坑,却总也填不上;有的人索性退了圈,准备做一个安安静静的迷妹;而有的溜之大吉,悄俏地爬上另一个即将大热的墙头。
 


END


----------------------------------------------------------


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请移步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0)《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记录一下。
初次爆发至今约17个月。
我会继续坚持。
希望我的挚友也能加油,我相信她比我强大。
LOFTER中各位陌生人也加油,祝福。

最是人间留不住

十二木是二:

#心疼合鸟主每一天#


#我喜欢苏哥哥#


#但自私的人应该被惩罚#


冰续草救人是十命换一命,长苏怎么会愿意。


蔺晨这么和每一个人说。


然后梅长苏来向他讨冰续丹。


他攥着那小小的瓶子很久,说长苏你再等我一天。


梅长苏看着蔺晨咬着牙和自己讨要一天。


他心头一软点点头。


始终是自己负他良多。


“长苏,我问你,你爱我吗?”


那个向来风流的人第一次这样直白的问了这话。


“爱。”梅长苏亲亲那难得窘迫的爱人。


蔺晨笑得勉强。


“那好,我再为你行次针,保你服了冰续丹后多活三天,三个月给大梁,我只要你三天。”


梅长苏觉得自己很久没睡过这么好的一觉。


醒来时装冰续丹的瓶子躺在他手里,掌心一道伤疤。


蔺晨不在。


他突然有些心慌。


瓶子里没有药,只有一张纸条。


长苏吾爱,见信如晤。


冰续之毒,入骨不消,吾以身化。


毒在骨药在血。


换血可医火寒之毒。


不需十命,长苏安心。


十数年痴心,今君一言,蔺晨妄念已足矣。


蔺晨一命而已,不必挂怀。


自此黄泉碧落,不复相见。


我从小就不想像我爹那样。


世人说他仙风道骨。


可他守着一座山一个我逃不过。


我才没他那么傻。


可我爹怎么就带回来了个你。


梅长苏你怎么会是爱我。


你看你许了来生给霓凰。


你看你骗着瞒着不让萧景琰知道你要死。


你看你把江左盟安排的井井有条。


你心牵着所有人除了我。


那好,换我去死好了。


反正无人挂心,我爹也该习惯我这性子。


明明火寒之毒已去,梅长苏胸口却闷的比任何一次病发都厉害。


手中纸上,字字句句都是他的恋人对他的指控。


他心口纠结的要吐出血来。


怎么这个聪明的人,到死也没信他是真爱他。


十多年来操劳辛苦却换的心上人要去赴死。


换我也不信他爱我,他苦笑。


换我也要和他碧落黄泉永不相见。


#如果我爱的人跟我说家国天下大义,我自然听得,可我更怀疑他爱不爱我#


#烽火戏诸侯和要美人不要天下都是戏本子里的事,那样的男人责得骂得,可没人不爱的#


#挟私报复,换你日日月月年年岁岁心心念念一个人,看你会不会疼得一点点消磨了人形#


#把闲云野鹤拖累成人间烟火,霁月清风也不见原谅他的#

好美

宗主与阁主-蔺苏主页:

一壶茅台:

《如梦令》

又名《江左盟再也不需要护眼药了》

又名《色废画手的自我挣扎》

*大写的禁止转载

*冷色调片段为倒叙,暖色调片段为顺叙

*现已加入情人节豪华狗血套餐

*百分百不是纯友情向

*自助台词,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剧情很简单,如果一遍没捋顺,那就再看一遍

*上联:线下半月功,下联:LO上两分钟,横批:关爱画手

*评论区提供“解人疑惑”服务

*来点长评repo呗

========================

这篇画了很久,觉得不出个小册子有点可惜。但是这里已经是全篇放送了,我最多增加几张明信片然后排个版拿去出本,这样对于买本的人来说,也只有纸质书收藏意义了。

这里提供一个印量调查,为期一周,如果愿意收本的人数足够,我就会去画封面和明信片新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