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然静土

部分时间消极情绪爆棚,处于认知表述能力重塑期。
我脚下一丈是黑暗深渊,而有人正在拉我重回人间。

【搞笑】多写了三五篇(毁语文课本系列之一)

听说橙花花会飞呀:

开始用sy的时候,因为不知道需要新人报备,所以面对每次评论失败,我一直以为可能是注册时间过短


然后就因着这个蛮有些乌龙的原因,我白嫖了差不多半年


后来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喜欢的太太,在一篇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文后说,一个评论、一个收藏对写手的意义


sy不比lof,彼此间的交流很少,尤其在“只看楼主”的情况下。也许太太只是小小的抱怨一句,而我则是取消了只看楼主,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爬过了她和读者所有的交流


说不上来当时的感觉,以至于到现在为止,在首页只要看到她那个文,我一定会点进去回复


【所以后来我在微博上勾搭太太的时候,我一报出来ID太太立刻就给了回关啊人生真美好


我常常说,等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会给每一个喜欢的文写长评


如果有一天我不写文了,我就专职去写评


我喜欢的cp,圈子我永远希望有热度


热度是需要人的


所以表白这种事情,是要趁早的


不要等到太太不写了才知道有粮的美好


也不要等到相亲的时候才能想起自由恋爱的美好【




一个喜欢不费多大力气,一个评论顶多几分钟


每一个太太呀,在lof上都是活生生的人


给世界一点热情一点爱


给每一个饥饿的人一点粮【




来自饿到快爬墙的客户端


林朵:



声明:


(1)此文根据叶圣陶老先生的《多收了三五斗》为基础改编;


(2)谨以此文向坚持奋斗在冷CP圈的写手们致敬。


(3)通篇超级恶搞瞎扯淡,慎入。


---------------------------------------------------------------------


同人网站的登陆接口上,横七竖八地挤着写手们的个人主页,主页列表里排的是新文,把页面内容排的很满。稀稀落落的好友列表和最近访客零散的围在页面边角,一漾一漾地,填没了这主页留白的空隙。个人主页外是迷妹们挤的满满当当的公共论坛,热门电影区就在电影分区的里侧。三次元中,朝晨的太阳光从电脑屏幕背面的窗棂间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电脑桌旁写手们深深浅浅的黑眼圈上。


那些顶着熊猫眼的写手们大清早从被窝里钻出来,摸了床头的手机,气也不透一口,便打开随缘居的手机页面,占卜她们的命运。


“回复五次,赞三个。”在虚空里运行的程序代码有气没力地回答她们。


“什么!”熊猫眼写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二月里,不是一夜里就能回复十三个贴子么?”


“十五个回复也有过,不要说十三个。”


“哪里有跌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最近上映的热门电影多,各种CP的新文象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出力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起床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广电总局照应,上映的电影多,网管们也不来作梗,一个CP多写这么三五篇,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PO的好,我们收回去放在硬盘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虚空里的声音冷笑着,“你们不PO,人家迷妹们就饿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洋文,洋画,头几批还没吃完,外洋AO3上又有几批运来了。”


洋文,洋画,外洋AO3,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PO那已经送到随缘居里来的文,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PO呢?允诺给基友的梗是要兑现的,为了多安利,找小伙伴,抱团取暖,借下的债是要还的。


“我们放到LOFT去PO吧,”在LOFT,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虚空里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稀微的信号说道:“不要说LOFT,就是PO到贴吧里去也一样。迷妹们同行公议,这两天的价钱是回复五次,赞三个。”


“到LOFT去PO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到LOFT发要过好几道审查,知道他们吞了我们多少有色段子!就说随他们吞,哪里来的备稿?”


“看官,能不能多回复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多回复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看文回复是要耗神费力的,你们要知道,多回复一点,就是说要少看几篇文,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回复量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回复帖子是七个半,今年年初的价码又涨到十三个,不,你刚刚说的,十五个也有过;我们想,眼下总该比七个半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五个!”


“看官,就是去年的老价钱,七个半吧。”


“看官,写文人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多回复一点吧。”


虚空里的那道声音听得厌烦,把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响:“你们嫌回复少,不要PO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啰嗦做什么!现在有的是新CP和新文,不看你们的,有别人的好看。你们看,论坛入口上又有几个新写手候在那里了。”


几个黑眼圈的写手注册了新ID冒了个泡,熬夜熬的惨白的脸色下是表现着希望的脸。她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她们的鼠标手和腰椎肩盘突出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五个回复!”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躺在硬盘里的文可总得PO出;而且命里注定,只有卖给随缘居这一家论坛。坛子里有的是迷妹们的回复,而黑眼圈的空脑洞里正需要回复。


在故事情节雷和不雷的辩论之中,在人物塑造有没有OOC的争持之下,黑眼圈写手们把自己写出来的文送进了随缘居的热门电影专区,换到手的是或多或少的一楼回复。


“看官,给长一点的回复,长评,不行么?”长长的文换不到长长的评论,好像又被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要啥自行车!”虚空中的声音喊了起来,“一句话就可做一层楼用,谁好少你们一个回复。哪里都没有那么多长评,有短评就不错了。”


“那末,点个赞也行吧。”从点击率上辨认,知道还有许多ID是可以点赞的。


“吓!”虚空里的声音很严厉,“都没连载完点什么赞,你们这么得寸进尺,可是要想被点漏?”


没头没脑的就被点了漏,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那零零落落的回复,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因回复生出的鸡血填进空荡荡的脑洞里。


一批写手咕噜着关闭了论坛页面,另一批写手又打开网络链接登陆了进来。同样地,在论坛首页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入夜以来望着长长的WORD文档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长长文章送进随缘页面,换到了并非长长的简短回复。


QQ群里见得热闹起来了。


黑眼圈写手们今天打开电脑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课程作业的Deadline马上要到了,须得写上十页八页的报告。兼职的翻译也要弄几页。实验问好说话的师兄助教帮着弄,十几个课时才这么一个学分,太吃亏了;如果几个室友合着一个来做,就省心的多。陈列在淘宝首页里的花花绿绿的商品听说今天只要五折,姑娘们早已眼红了好久,今天打开电脑就嚷着要一同拍下,裙子几条,零食几包,配饰几样,都有了预算。有些妹子的预算里还有一支奢侈的唇膏,一罐昂贵的面霜,或者一个款型最潮的包包。难得今年天照应,一个CP多写了这么三五篇,就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工作,学业,谈恋爱,时间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对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馀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去抢一张SOLO会展的门票。这东西实在可贵,二次元的东西给穿越到了三次元,到处都是小伙伴;比起独自在电脑屏幕前暗搓搓的撸,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她们咕噜着关掉论坛页面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她们不知道。总之,那些写文而耗费的时间没有半分钟或者一分钟是自己的了。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时间与精力给人家,人家才会满意,这要等人家说了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关掉电脑未必就会好多少,QQ群里走一转,发发牢骚,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怨念实在是等着发泄。于是QQ群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写手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闪着没精打采的头像,在嘈杂的QQ群里冒着泡。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回复,咒骂那冷热不均的圈子,眼光只是向基友新安利的剧目直溜。然后被漫威家的新篇,腐国出的新剧,以及露着人鱼线的新男神,小鲜肉勾引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开。


“太太,这个剧好看呢,迷妹多,梗也好,写一篇去。”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接着是——安利,安利,安利。


“这个CP是出品方主推的官配,触触,写一篇去吧。”


“嘿,巨巨,这里有各色热圈,有个电影刚上映,还有续篇,能足足热个三五年,要不要选一对CP回去迷?”


群里已经爬了墙头的妹子们吆喝的特别卖力,不惜工本叫着“太太”,同时拉拉扯扯地吊住“太太”的胃口,他们知道惟有今天,“太太”的内心是摇摆不定的,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


在点算了自己还有多少大坑没填的踌躇之后,有些“太太”跟着爬了墙头的妹子一起翻墙去了。之前让亲友点的梗必须兑现,不能不写,只好写短一点。计划的长篇耗费时间太“咬手”,不写吧,还是用短篇集子凑个数。新开的坑呢,预备写中篇的就砍成短篇;预计的短篇就改成段子。只有几个坑有执著的迷妹蹲在坑底嗷嗷叫,实在放心不下,索性放上大纲了事。


时辰又渐渐入了夜,QQ群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蹲在同一个CP里写文,你来说几句,我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吐槽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一篇文才五个回复,真是碰见了鬼!”


“去年是热剧不多,迷妹少,亏本。今年算是好年时,迷妹多,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去年还能回复七个半呢。”


“又得把自己的心血PO出去了。唉,写文人收不到自己想要的长评!”


“为什么要PO出去呢,你这死鬼!我一定要留在硬盘里,割腿肉只给自己吃。我不PO文,不安利,宁可在一人圈里冻死!”


“自割腿肉也不好使啊。新电影上映了立马成冷圈,写了长篇大论去安利,贪图些什么,难道贪图明年彻底变冰窟圈!”


“文真个写不得了!”


“退了圈出本去吧。我看出本的倒是满写意的。”


“拿短篇出本去,把原来的长坑也弃了,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凑个集子去!”


“谁出来当主催?他们出本的有几个主催,写手画手,排版销售,都听主催的话。”


“我看,到晋江上去入V也不坏。我原来圈子里的小丫,不是么?在晋江什么版里入V,听说一个月能赚不老少呢!”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晋江上入V有字数限制,一天得更三五千,小丫都快累吐血了,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惨白的脸色又受着屏幕辐射,个个难看不过,好像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


“我们年年写文,守着一个个热圈变成冷圈,最后连安利都卖不出去,那我们当初那些文到底替谁写的?”一个妹子幽幽地提出疑问。


原本热热闹闹的群里突然就冷了场。


停了好久,才有另一个人接着说:“其实是替我们自己写的。我们吃辛吃苦,熬更守夜,写了出来,起源还不是因为自己脑洞收不住,实在想要看嘛!难道还真的因为没回复就不写了么?”


或许有人不同意,但也没有表露出来。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吐槽涂完了,怨念发泄光了,大家依旧各填各的坑去了。


第二天又有一批新写手注册了随缘居的新ID,坛子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论坛上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而那些写手们,她们有的继续在割自己的腿肉,想着能安利一个是一个;有的挺身而出,帮相熟的太太们顶贴,生怕对方因为没有回复弃了坑;有的沉溺在自己新开的脑洞里,挖了一个又一个坑,却总也填不上;有的人索性退了圈,准备做一个安安静静的迷妹;而有的溜之大吉,悄俏地爬上另一个即将大热的墙头。
 


END


----------------------------------------------------------


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请移步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0)《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评论

热度(2846)